营收10亿以上互联网医疗全靠卖药!后疫情时代互联网医疗的取胜之道是什么?
珊瑚圈
分享
微信分享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文章及图片均转载自网络,非商业性质,旨在分享,若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方删除。

2020年的疫情给经济增长等各方面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和困扰,但也有一些行业反而从这次疫情中获得了千载难逢的增长机会,互联网医疗行业就属于这样一个从疫情当中获益的领域。互联网医疗行业虽然发展时间并不长,但涵盖的概念很多、范围很广。不管是互联网医疗也好,移动医疗也好,互联网医保、健康管理、慢病管理、医生的工具、远程医疗、处方外流等等,这些概念都跟互联网医疗相关。但是目前为止,很多的概念定义仍然没有一个清晰明确的界限。这导致互联网医疗行业被讨论时遇到很多困扰和问题。只有回顾互联网医疗在过去经历了什么,厘清发展历程,才能对这个行业有一个清晰地认识和理解。从2013年一直到2020年,再到现在的2021年,互联网医疗实际上已经经历了8个年头。

2013年开始其实风口就已经到了。

基于互联网思维这样一个大主题,不管从供需逻辑来看,还是从互联网进入到各个产业带来的颠覆式创新来看,互联网医疗都符合其中逻辑因而成为了当时互联网投资的必选项。2014年可以定义为“物种大爆发”的时代。很多人可能直到去年疫情才开始关注互联网医疗,但是,大部分所能想到的互联网医疗的创新方向,其实在2014年都已经被探索过了,包括当时的挂号网后来叫做微医,还有一些创业企业都是从那个时候成立的。当时还没有互联网医院的概念,有轻问诊,当时还流行所谓“重度垂直”即围绕一个细分病种专病专科进行全链条式的覆盖。除了纯线上的公司之外,线上线下结合的O2O业务公司、围绕医生诉求布局业务的公司、围绕医药的电商等等模式创新可谓花样百出。现在回看会发现包括很多头部的企业基本上都成立于2014年,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现象。

2015年,互联网医疗的火爆进入到较疯狂的一年。

许多互联网医疗企业得到了大额融资,其中有不少投资金额不亚于创新药。不断的投融资使得资本市场对互联网医疗进入到火热的状态。2015年不少巨头也加入战局,平安好医生、百度都在这个时候选择大手笔的布局。但到了2016年整个行业开始出现一系列的问题,特别是政策开始转冷。2017年达到冰点。这一年,互联网医疗被认为是所有医疗健康领域里最不被投资人看好的方向之一。百度也在当时关停了旗下产品百度医生。不过,现在回头看去会发现2017年才是积累资源最好的一年。很多企业在当时已经停止了对于医生和患者资源的争夺,这使得资源价格降到低位。但从更长期的视角来看,这一阶段,让坚持下来的互联网医疗企业日后获得真正成长的关节时期。2018整个互联网医疗开始回暖,众多互联网医疗公司成功上市。期间在政策端也有非常重要的政策出台,改变了后续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发展。2018年4月和9月分别出台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互联网加医疗健康发展意见》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这两个政策,为互联网医疗行业带来了规范,正式把互联网在线医疗行为定义为医疗服务行为,这也为后续纳入到医保提供了条件。2019年国家医保局印发了《关于完善互联网加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支付政策的指导意见》,进一步明确符合条件的互联网医疗服务可以纳入到医保报销范围。对整个互联网医疗行业来说这无疑是一剂强心剂。

01 概念进化扩大

虽然2020年互联网医疗概念火热,但仍有很多人对其价值表示怀疑,互联网医疗被片面理解为在线问诊、买药开处方的工具,对互联网医疗到底创造了什么存疑。这样的理解实际上把互联网医疗的概念想的过于狭窄了,应该从宏观、中观、微观的视角全方位认知互联网医疗。宏观视角,互联网医疗对供需和支付影响,也就是互联网医疗在价值创造领域的作用;中观视角主要关注产业链维度,看互联网医疗对于整个产业链有怎样的赋能优化;微观视角来则要关注整个医疗健康领域里每一个需求点,满足这些需求点就是互联网医疗创造的价值。

宏观视角上,提高供给端效率、增加供给数量、改善供给质量,增加供给种类等等都是互联网医疗带来的价值。

提高效率不必多言,线上人工智能的应用相比线下医院提高了很多效率。而供给数量的增加实际上就是盘活存量的医疗资源。根据地区情况的差异很多医院特别是二级、一级等基层医院有大量闲置的资源没被盘活和利用,在互联网医院的背景下为其带来了新的激励。在改善质量方面互联网医疗也提供了很多工具,比如丁香医生就对我国医生素质的提高提供很大帮助,诸如此类的互联网医疗辅助工具对改善诊疗质量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此外像慢病管理、院外随诊这些传统效率很低的领域也在互联网医疗下得以实现,扩大了供给的种类。互联网医疗带来的增量可能性也就是互联网医疗为供给端提供的价值创造。对需求端同样如此,合理用药、慢病管理、降低骗保风险等等互联网医疗能够实现的功能,对效率、时间成本、经济成本都带来了改变。所以从宏观视角互联网医疗实际上创造了非常多的价值增量,单纯把互联网医疗理解为线上开方卖药是非常片面的。

中观视角上,互联网医疗在医疗健康领域各个产业链环节都起到了赋能的作用。比如说计算机辅助药物研发,现在已经成为药物研发领域的标配;此外,包括医疗器械的升级,从传统器械变成智能化可穿戴、甚至互联互通的物联网的设备,这其中互联网医疗都发挥了关键作用;还有医药流通领域里面的效率匹配、保险控费、线上数字诊疗等等都是产业链环节的赋能的表现。

微观视角上,互联网医疗对参与医疗健康的所有角色的需求都提供了满足。例如此前新药研发的标准是解决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但在现实中未满足的临床需求里有相当一部分并是从治疗效果的维度去考虑的,而是依从性或者成本的角度,互联网医疗恰恰解决了这方面的问题,满足了新药研发的需求。类似的诸如医院-药企-保险对于消费终端的触及和互动、科研服务管理、医生间社交工具这些需求互联网医疗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实际上从2014年的“物种爆发”,整个互联网医疗的发展也是从在线咨询、线上挂号、互联网医院、医疗级可穿戴、健康管理、慢病管理、药店电商、医生工具,包括现在火热数字疗法不断杂交和进化而来的。

02 解决未来问题的关键

不过从社会价值到商业价值,互联网医疗仍然存在困境。有人开玩笑说,如果将10个亿流水作为门槛划一道线,会发现10亿元以上的互联网企业全靠卖药。这种说法虽然描述了一定的现状,但并没有体现出互联网医疗所创造的真正价值。医药电商确实是互联网医疗比较容易先切入的方向,这也使得所谓卖药的收入所占的比重很大,但这并不意味这些企业就变成一个卖药的企业。

之所以造成这样困扰的关键在支付。

由于支付的不完善使得国内互联网企业始终在思考商业模式如何去构建,而反观美国,由于支付结构清晰互联网医疗企业创造价值变现路径明确,就是替代原有医疗服务的方式。这种情况使得国内当前存活的互联网医疗企业进行了链条式的布局,互联网医院、医药电商和医保的结合成为了核心玩家的标配,大部分互联网医疗企业都在搭建“医药险”闭环。这也让大家变得越来越像,存在殊途同归的可能性。在支付方控费的大背景下,数字化和互联网化成为未来确定的趋势,因为不管从控费的角度、集中采购角度、避免欺诈的角度、合理用药的角度、临床路路径的角度,还是提升效果降低发病的角度都只能依赖于数字化和互联网化去解决。

支付始终是伴随着互联网医疗发展的重要环节。

医保控费不断推进、倒逼商保的增长,对于医保和商保的支付,怎样在这个过程中起到润滑剂的作用,节约医保费用的同时提高使用效率,这也是互联网医疗非常重要的方向。另外,从海外的经验来看,海外互联网医疗企业往往聚焦在各自的领域,完成单独某个模块,但在国内看到的都是链条式的布局。并购整合是海外明显的一个趋势,但在国内目前还未看到并购潮的出现,不过不排除未来出现的可能性。

本文根据动脉网蛋壳研究院院长姜天骄在E药经理人2021中国医药产业新年展望会上发言整理

分享
微信分享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微信分享二维码
关注“珊瑚圈”公众号,获得更多企业创新经验分享

COPYRIGHT © 2018 珊瑚圈,关注企业微创新

沪ICP备18047879号-1